透視達賴集團分裂言行、揭露達賴集團反動本質系列評論之七:“西藏流亡政府”不具有任何合法性 發布時間:2017-11-22 20:49:06

 

 2月18日,美國總統奧巴馬不顧中國政府有關部門的嚴正警告,執意會見達賴,嚴重違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違背美國政府多次重申的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不支持“西藏獨立”的承諾。

    作為一些外國勢力對華戰略中的一枚棋子,達賴極力給自己的小集團披上合法性的外衣。堅持稱“西藏流亡政府是西藏人民利益的代表”,“達賴喇嘛作為西藏人民合法代表的地位,在任何時候都是不容置疑的”。達賴集團2008年散布的所謂“為全體藏人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宣稱,“西藏流亡政府象征着西藏人民的利益和西藏人民的代表”。在這個“建議”被中國政府有關部門全面駁回之後,達賴集團最近又炮制了一份“闡釋”,聲稱“達賴喇嘛尊者作為西藏人民合法代表的地位,在任何時候都是不容置疑的”。其實達賴和所謂“流亡政府”是一回事,這個政府的英文全稱是“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翻譯過來就是“神聖的達賴喇嘛的西藏中央政府”。而事實是,這個“流亡政府”連同它的“政教首腦”達賴連半點合法性也不存在,僅僅是一個從事分裂祖國活動的、靠外國勢力養活的政治小集團。

    1951年,中央政府和原西藏地方政府簽訂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即十七條協議。

    達賴本人專門緻電中央表示,“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緻擁護,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領導下積極協助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鞏固國防,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保衛祖國領土主權的統一”。由于十七條協議的簽訂,當時以達賴喇嘛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具有合法的性質。

    1959年3月10日,原西藏地方政府統治集團悍然發動武裝叛亂,以“西藏獨立國人民會議”名義宣布“西藏獨立”。達賴在逃竄途中于山南隆子縣宣布成立以他為首的“西藏臨時政府”。在西方和印度反華勢力的庇護下,叛逃後的達賴1960年5月移居到印度西北部一個名叫達蘭薩拉的小鎮。同年9月,達賴集團召集外逃的西藏貴族和原地方政府官員及其他藏區的土司、頭人、上層僧侶、叛亂頭目等,在達蘭薩拉召開所謂的第一屆“西藏人民代表會議”,宣告正式成立“西藏噶廈政府”,後來改為“大雪域國政府”,即所謂的“西藏流亡政府”。會議公布了“西藏國憲法大綱”草案,宣布達賴為政府“首腦”。這個所謂的“流亡政府”,從噶倫到各部門的大小官員,都是由外逃藏人中少數堅持分裂祖國、主張“西藏獨立”的反動僧侶上層、原西藏地方政府官員和其他藏區的土司、頭人擔任的。所謂的“流亡政府”分為三大系統:達賴喇嘛秘書處、“噶廈政府”和“西藏人民會議”。達賴喇嘛秘書處就是舊西藏時的“譯倉”,又稱達賴喇嘛私人秘書處,或稱達賴喇嘛辦公室。“噶廈”是達賴集團“流亡政府”的行政管理中樞即“内閣”。“噶廈”之名是清朝中央政府欽定的,1959年3月28日,國務院發布命令解散“噶廈”,标志着“噶廈”從那時起即為非法組織。1959年3月28日,周恩來總理發布國務院命令,“查西藏地方政府多數噶倫和上層反動集團……撕毀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十七條協議……這種背叛祖國、破壞統一的行為,實為國法所不容”,“特決定自即日起,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職權”。因此,原西藏地方政府早已被中央政府依法解散,叛逃到外國的人員糾合組成的所謂“西藏流亡政府”完全是違背西藏各族人民利益的,完全是違反中國法律的。

    1963年10月,所謂“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公布了一個“西藏國憲法”,聲稱西藏是“獨立國家”,“西藏政府的主要職權由達賴喇嘛負責”。達賴撰寫的“西藏未來政體及憲法要旨”聲稱“西藏屬于中國的說法是不真實的”,要求“中國退出西藏”。這一切表明,這個非法的“政府”以“立法”形式與中國憲法和其他法律全面決裂與對立。1964年12月17日,國務院全體會議通過《關于撤銷達賴職務的決定》指出:“達賴在其1959年發動叛國的反革命武裝叛亂、逃亡國外後,組織流亡僞政府,公布僞憲法……這一切證明他早已自絕于祖國和人民”。

    所以,無論是從人民利益的角度,還是從法理角度,代表西藏地方和西藏人民的,隻能是中國中央政府及其領導下的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達賴及其“流亡政府”沒有任何合法性,沒有任何資格代表西藏地方和西藏人民,世界上迄今也沒有任何國家承認這個“流亡政府”。

版權所有:西藏自治區外事辦公室 藏ICP備11000077号 網站标識碼:5400000032
藏公網安備:54010202000064 地址:中國-拉薩市城關區林廓北路11号